步兵女优|山东独生子女优待证
高埔村soft網

皇后樂隊的搖滾傳奇,這是真實人生還是夢幻一場

更新時間:2019-02-17 09:34:38    來源:三十三又三分之一    手機版

皇后樂隊的搖滾傳奇,這是真實人生還是夢幻一場

三十三又三分之一 2019-02-17 09:34

讓我將你震醒

We Will Rock You

伙計,你是個男孩

卻在街頭象大人一樣大吵大鬧

你真丟人,臉上還粘著泥巴

踢著罐子到處亂跑

讓我們將你震醒

——皇后樂隊《我將震醒你》

我將震醒你 | 皇后樂隊詞曲

我喜歡窩在客廳的沙發上,和小狗一起看NBA籃球比賽,但是經常看著看著就睡著了,每次還要麻煩兔子幫我蓋上毯子,她怕我感冒。有時,我醒來時,比賽已經結束,電視上就會不停地循環播放NBA的賽事集錦,這些集錦都是配上背景音樂的,其中用得最多的一首歌,就是皇后樂隊的經典名曲——《我將震醒你》,這首歌雖然我早就聽出耳繭了,但它那雄壯、整齊、劃一的強勁節拍,還是足夠將我眼中那些糾纏的倦意震落一地。我睜開迷迷糊糊的眼睛,總是先看看表,想想:接下來是補看比賽?還是去電腦前,開始工作。

如果你是足球迷,那么你聽到過最著名的旋律也絕對和皇后樂隊有關,那是振奮人心的名曲——《我們是冠軍》。每次世界杯,當兩隊戰到高潮時,觀眾席上山呼海嘯般的都是——我們是冠軍,世界波一般沖擊著你的耳膜,沸騰著你的血管。即使你從來不喜歡聽吵鬧的搖滾,但你依然無法否認,皇后樂隊的音樂總是直指人心,給你十萬馬力,戰到最后一刻,也絕不認輸。

其實你永遠都無法主宰比賽的勝負,也無法改變命運的安排,但無論如何,你不能做一個失敗者(Loser),即使倒下也要有一顆冠軍的心,一顆勝者的心,一往無前,拒絕同情。正如皇后樂隊的靈魂——佛萊迪·摩克瑞所說的:

這世界不屬于失敗者

因為我們是冠軍

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電影海報

佛萊迪·摩克瑞的一生也的確踐行了這種不服輸的精神,無論是高潮還是低谷,無論是冷嘲還是熱諷,他都努力將這種似乎與生俱來的精神貫徹到底。1991年11月,佛萊迪·摩克瑞在宣布自己患上艾滋病的兩天后去世,永遠不再醒來,按照他的遺愿,他的骨灰被一個叫瑪麗的姑娘,偷偷撒在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,因為他不希望任何人在他墓碑前哭泣,就象他在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中唱的:我是個貧苦男孩,我不需任何同情。

他累了,唱不動了,沉重的眼簾就象舞臺幕布終究還是落下了,在黑暗中,他仿佛仍在追問:這是真實的人生,還是夢幻一場?成功與失敗,如此閃耀又如此落寞,仿佛流星劃過。到底有誰還記得:那個穿著白色背心,蓄著小胡子的男人,是如何點燃億萬顆孤寂的心靈。

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劇照

在離世28年后,美國導演布萊恩·辛格再次讓皇后樂隊的主唱佛萊迪·摩克瑞,從時光中醒來,睜開疲憊的睡眼,趕赴一場人生最輝煌的演出,那是1985年溫布利體育場舉行的巨星云集的“Live Aid”( 援助非洲義演),佛萊迪·摩克瑞和皇后樂隊將在全球15億觀眾的吶喊中,演唱他們的成名金曲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和《我們是冠軍》。

為了重現當年的輝煌,皇后樂隊依然活著的成員,親自來到片場,指點每一個細節。從每一個口型、動作,鋼琴上擺放的飲料的品種與數量,舞臺上纏繞的電線,臨時搭起的腳手架,而男演員拉米·馬克雷,則不厭其煩的跟著當年的演出錄像帶,研究模仿佛萊迪·摩克瑞的每一個動作。

摩克瑞生前的助理,就一直坐在導演身邊,導演經常回過頭問他:如果是摩克瑞,他會這么做,這么說嗎?

......

演出即將開始,你能聽到時光的心跳,仿佛整個世界都在等待著巨星歸來。

在演出看臺上的英國王妃與王子

作為傳記電影,布萊恩·辛格特意安排了整整20分鐘的影像來重現1985年的演出,這其實是有點重了。但這也是一種堅持——他要把音樂還給音樂,把迷失的愛還給這個病態的世界。

20分鐘的影像,也正好對應了當年演唱會的特殊安排,“Live Aid”的每一個巨星或者樂隊,演出時間都是20分鐘,無論是邁克爾·杰克遜、大衛·鮑依,還是鮑勃·迪倫、U2樂隊,全部20分鐘,總共15小時。從晨光萬丈中開始,一直到天幕上綴滿閃耀的星光。

正如電影中佛萊迪·摩克瑞說的:如果當你醒來,你發現這場偉大的音樂會已經結束,卻和你無關,那么你會抱憾終生。為什么?因為這是陽光下最盛大的節日——一個愛與和平的節日。愛與和平是那個時代的主題,也是皇后樂隊音樂的最高主題,甚至連樂隊的靈魂——主唱佛萊迪·摩克瑞,他特殊的名字都隱含了“和平信使”的意思。

在出門演出前,兒子特意去看望了老年的父親母親,他告訴這對老人,在唱到《我們是冠軍》時,會向家人飛吻。

我們是冠軍| 皇后樂隊詞曲

佛萊迪·摩克瑞,其實不是皇后樂隊主唱的本名,他是一個在印度長大的波斯人,因為戰亂才逃到英國,佛萊迪·摩克瑞是他成年后給自己重新起的名字,不是藝名,因為他將它注冊成自己的法定姓名。“佛萊迪”有和平使者的意思,“摩克瑞”意指水星,在希臘神話中,水星之神赫爾默斯是神的信使。雖然皇后樂隊幾乎是當年最后報名參演的重量級樂隊,但是來得晚,并不意味樂隊不重視。甚至可以說他們是抱著巨大的使命感報名的,對樂隊和摩克瑞本人而言,它的意義遠遠超過了多年來那些場場爆滿的巡回演出。

什么是成功?真正讓樂隊成功的,是他們大聲說出了深藏在每一個人心中的渴望,而不是簡單地讓觀眾與你一起搖擺。就象摩克瑞自己所說的:我必須抓住所有人的心,否則這首歌就不是好歌。讓所有人都感動,那是我的職責。

舍我其誰!

沒有人可以拯救這個世界,但愛與痛的人生卻渴望著大聲地說出愛的名字。電影所有情節,所有的愛與恨,所有希望與絕望,最后都交織在20分鐘輝煌的演出中,就象一枚被發射到夜空中的巨大煙花,輝煌地綻放、然后墜落在寂靜的時光中。

有關皇后樂隊和佛萊迪·摩克瑞的故事,青年時,我作為音樂撰稿人已經讀了太多。相比有關的紀錄片,這部最新的傳記電影,其實是我看過和真實情節出入最大的一部。有時我很奇怪,這部皇后樂隊成員親自參與、護航的傳記電影,為何把很多重要的情節改得面目全非,卻在許多不起眼的小細節上,刻意地打磨,務求還原那些已經褪色的記憶。

如果你想了解佛萊迪·摩克瑞真實的故事,你不能看這部電影。電影中很多重要的時間點,都與事實不合。甚至連整部電影最重要的一個情節——主角向樂隊成員坦誠自己生病的重要時間點,都被導演提前了整整兩年,硬是安排在非洲義演之前。仿佛1985年的演出是摩克瑞一生最后的輝煌。實際上在那場重要的演出之前,只有摩克瑞的經濟人知道摩克瑞身患絕癥的事實。至于樂隊成員的分分合合,單飛發展,也并不象電影中說得只是摩克瑞一人的錯誤決定。所有真實發生的矛盾、淚點和線索,愛與恨,都因為電影敘事的需要,被宿命般地,高度集中、濃縮到了1985年的演出之前。有時,我很奇怪,明知改編嚴重,為何看到最后一個,我依然被電影打動。

當那震撼的光影與聲音從屏幕上漸漸消失很久之后,我才意識到,我第一次對這個雌雄同體的奇異男人,生出了一種由衷的敬佩與愛。以前,雖然也聽他的歌,但我一直很討厭,他那夸張、騷氣、挑逗至極的臺風。就象無數紀錄片和媒體披露和報道中反復刻畫的——摩克瑞就是一個異色的怪物,一個傲慢自戀的狂人。

導演布萊恩·辛格

其實電影的導演布萊恩·辛格,自己就是個怪物,電影拍到最后,辛格因為性丑聞以及和劇組不可調和的矛盾,被開除了,這部轟動全球的音樂傳記片,最后,其實并不是他親手剪出來的。真相是什么——拍攝的過程中,導演、演員、劇組、制片人和當事人、視摩克瑞為家人的樂隊前成員、至今遠望釋懷的摩克瑞的私人助手、摩克瑞最后的理發師男友和那位讓他愛到天荒地老的前女友,都有自己的立場,沒有人掌握全部的真相,那些被編輯過的所謂真相,永遠都無法帶你進入一個人真實的內心世界。

其實,你需要的不是真相,這就好象,當你在生活中說起和某個故人糾結難纏的往事時,你總是會被是非左右,全然忘記了那位故人真正的面目,然而,當你無意中看到一朵你們曾經共賞的落花時,往事和人卻意外地生動起來,仿佛突然回到了昨天。真相是什么?對愛他的人而言,也許僅僅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細節。

從默默無聞到獲得巨大的成功,從輝煌巡演到向貧賤中的女友求婚,從主唱佛萊迪·摩克瑞單飛離開樂隊到醉生夢死中的醒悟,從與情人慘痛的告白到前女友瑪麗在雨中傾訴:你是被愛著的,被我、Brian、Deacy、Roger(樂隊成員)愛著的。這個電影想說的其實很簡單:無論過去發生了什么,爭論過什么,每一個決定是對還是錯,都已經不再重要。因為時光終究會讓你明白:生命的真相,就是愛與回家。

一生摯愛

Love of my life

這是真實人生

Is this the real life

還是夢幻一場

Is this just fantasy

——皇后樂隊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

波西米亞狂想曲片斷:媽媽,我殺了一個人

皇后樂隊海報

有一篇報道說:時長6分鐘的皇后樂隊名曲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,是20世紀歌曲中,全球流媒體點播量最高的歌曲(16億次),說實話,我不知道這是怎么算的。也許布萊恩·辛格執導的這部轟動全球的電影上映之后,全球的樂迷都在下載這首歌。

然而,正如電影中,出錢錄制皇后樂隊這支曲子的EMI公司老板對樂隊成員抱怨的:這曲子太長,標題和歌詞不知所云,加入古典歌劇元素,簡直是在和流行樂作對。這支曲子,你無論怎么看,怎么聽,都和整個搖滾音樂史上其它的作品大異其趣。它奇特地混和了民謠、古典歌劇與多聲部合唱,以及喧囂的硬搖滾(重金屬),講述了一個只有佛萊迪·摩克瑞自己才懂的故事。甚至連皇后樂隊的其它成員都不清楚:摩克瑞到底在唱什么。一個隊友曾問摩克瑞,歌詞中的伽里略和費加羅到底是誰?是不是那個意大利著名的天文學家和莫扎特歌劇中的理發師,摩克瑞笑著,不置可否。

整只曲子雖然極度復雜,然而,根源卻是摩克瑞早年寫的一支降B大調的民謠短曲——媽媽,我殺了一個人。那個人是誰,其實是他自己,是一個被英國人嘲笑成巴基仔,被玩音樂的好友譏笑齙牙長得難看,有著一個奇怪的、不象英國人的東方名字,在他和他生活的世界之間,隔著一堵冰冷堅硬的墻,然而摩克瑞卻不愿意獨自在墻角下哭泣和抱怨,他要殺死他的過去,他推倒這堵墻,他要擁抱墻另一面的所有人,哪怕把生活搞成一團糟,他也要告訴這個世界,他心中愛神的名字。而他就是神的信使。

電影劇照:摩克瑞與女友

這是一段寫給媽媽的歌,一段極為優美而憂傷的旋律,年青時,摩克瑞獨自謀生,也和其它玩樂隊的年青人一樣窮困潦倒,要靠女友瑪麗·奧斯汀打工賺錢來維持生計,他經常為女友在鋼琴上演奏這個段落。

電影中摩克瑞,就象傳說中的莫扎特一樣,反手在鋼琴上撥出了這段旋律。沒有歌詞,沒重金屬SOLO,也沒有吶喊與抗議,只有淡淡的憂傷,仿佛是幼嫩光潔的瓷器上,一道發絲般細小的裂痕。它撥動著人心里,那根最柔弱的琴弦。

然而,無論你的愛,你的初衷有多么美麗與純真,你都要面對真實而喧囂的現實,面對充滿了謊言與無奈的生活。倆人躺在簡陋的床墊上,出租公寓里家徒四壁,只有一架鋼琴。摩克瑞很想阻止瑪麗去上班,瑪麗卻告訴他:不上班,你養我啊?

我會照顧你一輩子,摩克瑞堅定地說。

我忘了是哪本書里提到的:一個男孩的長大,就是從一個女人的懷里,投入另一個女人的懷中,但這就是愛的本色,是一種愛在另一種愛中生長與延續,沒有道理可言。其實你永遠無法殺死那個媽媽的兒子,你也無法告別過去,愛一旦生長,就會無法停止地開花、結果,直到最后的分離。

一生摯愛 | 皇后樂隊詞曲

電影劇照:摩克瑞與女友

就象母親看著孩子長大離開,戀人夫妻也一樣,即使白頭到老,不也終有一別?瑪麗沒有等到和愛人白頭到老。一直到分手時,她還帶著摩克瑞送給她的求婚鉆戒,她曾答應愛人永遠不會摘下它。但聽到男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——四處巡演的他無法停止對同性的欲望時,她哭了,她沒有指責被他欺騙,她只是責怪自己——其實自己早該知道,在她相識之初,她曾陪著摩克瑞試女裝,同性戀的事實已經很明顯,只是熾熱的愛情讓她在無意中回避了真相。

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痛苦地離開,離開一棵永遠不會結果的樹。

摩克瑞其實也一樣痛苦,無論他多么愛著瑪麗,但內心依然無法停止對同性的欲望。人世間,不是所有情都是由欲望驅動的。但分裂的情與欲,就如同美麗瓷器上的裂紋。瑪麗是他一生的摯愛,但卻無法得到。當他終于從一個窮小子成為大明星時,他的最愛,卻離開了他。他徒勞地為瑪麗寫下了最柔情的歌曲——《一生摯愛》,希望挽留愛人。

最終,他只能將自己流放到欲望之海的狂野波濤中,甚至任性地離開了家人一般的樂隊。這荒涼的世界如此真實,真實到只有欲望,沒有愛情。只有夢想,沒有溫度。

生活本身就是一個難解的謎,生命本身就是一支憂傷的離歌。

當你無法面對分裂的自己,你也無法面對這個分裂的世界。即使你是最頑強的戰士,你是永不認輸的男人,你是世界冠軍,但最終,你仍然需要家人、朋友和愛人。感謝導演和所有為此片,奔走出力的人,他們用愛與回憶,呼喚那已經逝去的靈魂,固執地告訴我們,一個比風騷舞姿、華麗臺風、勁爆紅歌、黑幕真相更重要的主題,那就是愛與家庭。一個人可以永遠不認輸,但一個人不能永遠不回家。

一個重要的事實是:雖然他最終也沒能娶心愛的瑪麗為妻,但摩克瑞卻將自己的豪宅、一半遺產和歌曲版權,留給了這個傷心的女孩,還將自己的骨灰交給她去埋在一個“沒人知道的地方“。在他最后的遺囑中,他寫道:你本該是我的妻子。據說,在摩克瑞離開后的某一天,瑪麗躲開了記者的追蹤,對朋友謊稱去做頭發,然后悄悄把她永遠的愛,埋在了記憶的深處。

對她而言,當時過境遷,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其實已經不是對錯,也不再是愛人的性取向,不再是他到底有多少男友,而是她終于有機會,重新將這份真實而無法安放的愛,放在了一個只屬于他們的時光墓園里,讓那些美好的記憶,美好的細節,都閃閃發光,直至生命的盡頭。

皇后樂隊四人組

波西米亞狂想曲,是我聽過的、最難標簽的一支搖滾音樂。就象創作了這支名曲的摩克瑞一樣,雌雄同體又臺風騷猛,鋼猛喧囂又情深似海。在一支充滿了金屬喧囂的流行曲中,卻生長著最古典的旋律;在灰色的彷徨、黑色的絕望與聲嘶力竭的吶喊中,卻飽含了似水柔情。你無法解釋,如此糾纏的音樂,為何還是成為了流行金曲,并影響了整整一個時代。正如同在這部有關同性戀音樂人的傳記片中,卻不合調性地講訴了一個傳統的異性戀故事——有一種感動,你無法描述,但卻直指人心。

但也許,這正是藝術最優美、最捉摸不定的魅力;也是人心中那無法解釋的激情來源。那些潛藏著的永恒痛苦,那些永不分離的美麗謊言,那些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的悲劇,象洶涌苦澀的海水,一起注入到我們小小的心靈。

這是真實的人生,還是夢幻一場

我已經沉睡太久,此刻我必須睜開眼睛,注視著這個真實而虛幻的生活;我要站直了身體,引吭高歌,面對這個廣闊而無情的世界。在我來時,我在大海的心中歌唱;當我離開,風兒,請帶走我所有的悲傷。

波西米亞狂想曲(全曲)

佛萊迪·摩克瑞的雕像

在時隔28年之后,沒有記者再追問那些失去了時尚味道的真相與秘聞。摩克瑞的故事早已沉埋在時光的風沙中。

但你依然還在聽他的歌,依然還在他猛烈而有力的節奏中,為你心愛的球隊、球星加油、鼓勁。在電影的首映式上,有人問飾演摩克瑞的男演員拉米.馬雷克,你是如何揣摩摩克瑞的風采,他回答說: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聽他唱過的歌——因為,他的靈魂還在那些歌里。

它激勵著我們每一個人,勇敢地面對生活,面對悲劇,面對可能注定已經沒有機會的比賽,因為你只有一次的生命,一次機會,所以你絕對不能認輸。


文章轉載自網絡,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需處理請聯系客服

三十三又三分之一其它文章

費里尼的女神:一條大路的終點,就是你消失的背影

費里尼的女神:一條大路的終點,就是你消失的背影

費里尼的女神:一條大路的終點,就是你消失的背影 三十三又三分之一 2019-04-14 07:56 ...

2019-04-14 07:56:19
皇后樂隊的搖滾傳奇,這是真實人生還是夢幻一場

皇后樂隊的搖滾傳奇,這是真實人生還是夢幻一場

皇后樂隊的搖滾傳奇,這是真實人生還是夢幻一場 三十三又三分之一 2019-02-17 09:34 ...

2019-02-17 09:34:38
三十三又三分之一
三十三又三分之一

最新文章

推薦作者

換一批
步兵女优 极品飙车赛官方下载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乐透预测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电子游戏平台网站大全 武汉麻将规则 海南夜场赚钱吗 欢乐生肖规则 复式平码3中3资料 AG开心农场游戏技巧 海南体育彩票 时时彩个位必中 pk10极速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人 幸运快3稳赚技巧十大绝招